看某些靖苏文的感想

其实梅长苏和景琰之间说不上谁欠谁的,他们都是铮铮男子汉,有共同的政治理想和目标,并且愿意为之奋斗、全心全力地付出。即使很长一段时间,景琰不知道酥胸的真实身份,对他有误解,可是酥胸不会真的对此有怨,他的心结是自身的毛病。赤焰军少帅,林家小殊,即使面目全非、受火寒毒折磨,也自有傲骨,不是怨妇。

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的是知道真相后、尤其是在酥胸死后的景琰,他会时常回忆起当年的情景而自责不已。(心疼景琰)但是这也不是谁的错,酥胸也不愿意景琰如此,所以他才极力隐瞒自己的身份,希望在为赤焰军洗雪冤情后悄悄离开,就算病发身亡也不让景琰知道。鸽主有句话说得对“靖王自有他自己的担当,他也不是担当不起的人。”(拒绝某西皮,鸽主这里是要劝解酥胸)景琰自己也明白,要为兄长、小殊雪冤,他必须要去争夺皇位。梁帝这么好面子,绝对不会轻易承认冤杀长子和国之忠臣。没有控制全局的权力,雪冤是不可能的,这是他要付出的代价。所以,成为皇帝过程中以及之后的种种艰辛和孤独,他必须得承受,他也甘心承受。

两人互为对方的白月光、朱砂痣,感情深厚,其实很难得。只是酥胸的火寒毒无法医治,没有边境生变,这俩也无法白头偕老。从原剧角度说,确实现在这个结局对酥胸来说是最好的。

(作为大写的靖苏党,我抓狂了:绕了半天,还是悲剧收尾,简直自己找虐,我先下去哭一哭了。)

评论
热度(2)

© nadie | Powered by LOFTER